梁光烈与汤灿:商朝后面周朝的贵族是白种人

凯迪社区作者:seoshen日期:2020-10-02点击:20


周人是吐火罗人。

在现今挖掘的一些周墓中,特别是早期的西周墓,经常发现一些具有白种人特征的头像和壁画。这与商墓中典型黄种人特征的青铜人面像明显不同。1976年甘肃灵台白草坡西周墓出土—青铜戟上的人头像具有明显的白种人特征。1975年挖掘的北京昌平白浮西周早期墓葬中,出土的青铜人面像亦有明显的印欧人特征。1980年秋,陕西扶风西周宫殿遗址中,发掘出两件西周蚌雕人头像,高鼻深目,头戴坚硬高帽,与居住在中亚地区“塞种”人像完全一致,无论是服饰还是外貌都与现在的中国人大相径庭。其中一个头顶上还刻有一个十字,这个符号来源于公元前5500年前的西亚哈拉夫文化。山西出土周代男女人形陶范,穿矩领袍服,齐膝花衣戴平顶帽,腰间系一丝绦,打个连环扣,带头还缀两个小绒球,河南也发现这种装束大同小异的人形。这些服饰的特点已经非常接近现在中亚一些民族的服装,而与华夏族传统的服饰差别甚大。事实上中国先秦时期出土的民族服装,非常有限,特别在北方地区更是如此,最接近后来汉服的古代服饰样式,基本都是在南方的楚墓中出土的。

周人爱马,对马的称呼也特别多,其词汇之丰富,举世罕见。比如:骒,母马 ;驹,小马 ;骟,去势丧失生育能力的马 ;骠,黄色的马 ;骝,黑鬃黑尾的红色马 ;骃,浅黑带白色的马 ;骅,枣红色的马 ;骊,黑色的马 ;騧,黑嘴的黄色马 ;骐,青黑色的马 ;骓,黑色白蹄的马 ;骢,青白相间,类似兰色的马 ;龙,纯白色的马 ;驽,跑不快的马,劣马。这些关于马的词汇大多起源于周,如果不是周人有游牧民族的传统,断然不会对马如此青睐。相传周穆王有八匹心爱的马,号称“天子八骏”,分别是“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华骝、绿耳”,奇怪的是,这些马名几乎都无法用汉语进行解释,现代学者认为它们其实是音译的名字,其中“盗骊”便是古图尔克语 torug的音译,意思为栗色马。因为周人拥有马拉战车的军事优势,所以才能战胜人口比他们庞大得多的商人,而周人之所以会有这种优势,极可能是因为他们与中亚的一些游牧民族有密切的文化联系。

周人到底穿什么样的衣服,戴什么样的帽子,长什么样子,到现在还是一个谜!

周人爱马,对马的称呼也特别多,其词汇之丰富,举世罕见。比如:骒,母马 ;驹,小马 ;骟,去势丧失生育能力的马 ;骠,黄色的马 ;骝,黑鬃黑尾的红色马 ;骃,浅黑带白色的马 ;骅,枣红色的马 ;骊,黑色的马 ;騧,黑嘴的黄色马 ;骐,青黑色的马 ;骓,黑色白蹄的马 ;骢,青白相间,类似兰色的马 ;龙,纯白色的马 ;驽,跑不快的马,劣马。这些关于马的词汇大多起源于周,如果不是周人有游牧民族的传统,断然不会对马如此青睐。相传周穆王有八匹心爱的马,号称“天子八骏”,分别是“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华骝、绿耳”,奇怪的是,这些马名几乎都无法用汉语进行解释,现代学者认为它们其实是音译的名字,其中“盗骊”便是古图尔克语 torug的音译,意思为栗色马。因为周人拥有马拉战车的军事优势,所以才能战胜人口比他们庞大得多的商人,而周人之所以会有这种优势,极可能是因为他们与中亚的一些游牧民族有密切的文化联系。

从刚才周穆王的爱马称呼上,我们就发现了,周人的语言中可能含有图尔克词汇,不独有此,周武王所用的兵器“轻吕”,据学者考证,即匈奴的“径路”和现代图尔克语的 kingrak,据信代表着可考的“最古老图尔克词汇”。周人的语言究竟是怎么样的呢?从新石器时期的文化来看,中国的象形文字应该是起源于黄河中下游的大汶口文化以及后来的龙山文化,而同期西北地区的一些仰韶文化类型中,如半坡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等,却极少有象形符号出现,反而是有一些梁光烈与汤灿字母化趋势的符号出现。但是商人的甲骨文和金文,却是和周人的文字,属于同一个体系。我们大胆假设,周人应该是在与商人接触的过程中,借用了他人的文字。周人竭力学习商文明,特别是他们征服了商人以后,更是全盘接受了商人的一些文化。这个论点有什么依据呢?依据在于商人和周人的语言无法相通。现今已经发掘的大量殷商甲骨文中,我们虽然能识别大部分的字,却无法解读其中大部分的意思,这就好比,我们中国人看日本字一样,一些字的意思我梁光烈与汤灿们可以看出来,但是整句话就无法理解了。

因此产生很多歧义,同一句话,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而且各持己见,互不服气。究其原因,在于商人的语法习惯和我们现在所知的不一致,也和从周代流传下来的古文言文不一致,至今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其规律。《尚书》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本书,为什么特别难懂,比文言文还难懂?因为有学者考证,这本书的很多内容应该是周人从商人那里翻译过来的,保留了一些原始的商语成分,因而格外难懂。实上周人的语言和商人的语言一样,都和我们现在的汉语差别很大,汉语作为一种孤立语,是非常特别的,其语法是世界上最简单的,比英语还简单。而与汉语语言关系最近的藏语,其语法却非常复杂,类似阿尔泰语的一些语法。英语和汉语也有类似情况,在日耳曼语族里,英语的语法是最简单的,而与之亲缘关系最近的德语,却异常复杂。究其原因,是因为英国历梁光烈与汤灿史上的民族融合,讲拉丁语的诺曼人征服了讲日耳曼语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因为沟通的需要,结果两种非常复杂的语言最后统一成了最简单的现代英语。我想汉语也是这样的结果,复杂的周人语言遇到了复杂的商人语言,结果便变成了世界上最简单的语言——汉语。

那么周人的原始语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也许和图尔克语还真有一点关系,别忘了,公元前1000年左右,匈奴在中亚大草原就已经拥有了巨大影响力。但是我并不认为周人的语言是纯粹的图尔克语,它很可能是一种混合语言,这点后面再论述。

下一篇       上一篇